安徽網首頁 ? 要聞

重溫!2019“教育改革”之路,給你的生活帶來了哪些改變? | 教育回眸

你是否還記得,我們披著朝霞,在五星紅旗下,捂著胸膛,高唱《我和我的祖國》時的樣子?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深入貫徹落實全國教育大會精神開局之年。我們教育人沉浸在“家”與“國”的情懷中,背負初心和使命,走了很遠的一段路,教育系統深入實施“奮進之筆”,攻堅克難、狠抓落實,譜寫了一首首動聽的教育改革發展之歌。

今天,我們再次回顧2019年色彩斑斕的教育改革,一起看教育奮進之歌給我們的生活帶來哪些欣喜的變化。

教育改革:落實!落實!再落實!

(點擊收聽音頻)

年終歲尾,一場場不同主題、不同領域的會議在教育部機關接連登場,似乎都隱含著一條心照不宣的主線——落實、落實、再落實。落實,無疑是2019年全國教育工作最鮮明、最顯著、最激昂的關鍵詞。 這一年,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強力推動下,從“奮進之筆”到筆直奮進,在教育改革創新行進至一個愈進愈難、愈進愈險而又不進則退、非進不可的階段時,以教育改革發展為價值核心,教育系統奮進的目標與路徑清晰而堅定。 這一年,以著力解決突出問題和推進重點事項為著眼點,從鼓勵深入一線到形成“一線規則”,寫好教育“奮進之筆”的進程始終伴隨著體系的完善和機制的創新,短中長期工作壓茬部署、重點突破帶動全局、部署考核聯動、全系統上下互動的局面已然形成。 這一年,聚焦教育改革發展的薄弱環節和百姓關注的教育熱點難點問題,從問題意識到找準問題、解決問題,用成效說話的教育奮進之筆正奮力書寫著再突破再加勁再發力的新篇章。

思政教育:愛國情滌蕩心靈

(點擊收聽音頻)

2019年,“家”和“國”始終緊貼著我們每一個發燙的胸膛,并不斷提醒我們,腳踏祖國的土地,抬望時代,去迎接一面紅旗、一個時代光與影的靈魂洗禮。

這一年,一曲《我和我的祖國》,唱紅了大江南北的每一所學校,唱響了2019年的每一個黃昏和清晨。

這一年,思政課跨過學校高高的圍墻,掀起了一波刻骨銘心的全民回憶:從習近平總書記在“3·18”思政教師座談會上的講話,到成千上萬的師生以不同形式向祖國告白,再到彌漫全國各地中小學的《我和五星紅旗同框》等紅旗主題的教育活動……不論在政府內部,還是在民間,思政教育成了這一年貫穿媒體、網絡、老百姓生活的一個熱詞,占據了人們生活的公共頻道。

這一年,“紅色”染紅了我們的生活。這是中國人集體“尋根”的一年。在北京展覽館舉行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上,一張張圖片、一件件實物、一段段視頻、一項項互動體驗,將每一個平凡的你代入其中,“講述”每一個不平凡的故事。

這一年,一堂堂以2019這個“紅色”之年為背景的思政公開課,不僅喚醒了人們內心最溫暖、最柔軟的情感,而且向學校思政教育工作者直觀演示了思政教育豐富的素材來源,以及它源自生活又回到生活的本來樣子。

2019,已成昨日。2020,一個新的時代已然開啟。面對5G帶來的信息大爆炸,學校思政教育將以什么樣的新樣態,把我們帶入21世紀下一個嶄新的十年,這也是學校思政教育留給2020年代的一個問號。

基礎教育:質量提升的跨越之舉

(點擊收聽音頻)

這一年,對于基礎教育來說,是對質量提升建梁立柱的一年,更是關鍵領域有所突破的一年。這一年,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教育教學改革、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三個文件接連印發,國務院召開全國基礎教育工作會議,標志著基礎教育邁入全面提高育人質量新階段。對標中央要求,目前,天津等19個省份已提出落實思路舉措。

義務教育招生、“三點半”難題、“大班額”、城鎮小區配套園治理、控輟保學、中小學生“減負”……是家長的煩心事,也是基礎教育質量提升的熱點難點問題。這一年,聚焦民生熱點,強化了“問題意識”,狠抓落實:在全國36個大中城市里,超過66%的小學、56%的初中開展了課后服務,解決了“三點半”難題;一萬多所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完成整改,占應治理總數的57%;24個省份出臺了中小學減負的實施方案……駛入新時代的基礎教育,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已經成為基礎教育重要的價值取向。

職業教育:向高質量時代邁進

(點擊收聽音頻)

這一年,“高質量”是統領職業教育各項改革的主題。

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貿易摩擦頻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產業轉型升級、發展方式轉變的緊迫性,呼喚職業教育輸送更多高質量技術技能人才。

2019年初,《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應運而生,明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提高中等職業教育發展水平,推進高等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長期以來,職教界一直在為打通“立交橋”努力,而現在,一條與普教并行的、職業教育的專屬跑道正在建立。

這條跑道上,除了打通斷頭路、向兩端延伸,還進行了提質擴容的升級改造。“雙高計劃”,197所高職院校首批入選,舞起職教改革發展的龍頭。“高職百萬擴招”,向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和新型職業農民敞開機會之門。“1+X”證書制度試點,拉近人才培養和社會需求的距離。產教融合型城市、行業、企業建設試點,職業教育“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一批新專業和專業教學標準主動對接新業態、新需求,為職教人才培養保駕護航。

站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節點上,習近平總書記在甘肅山丹培黎學校的重要講話言猶在耳,“職業教育大有可為”!

高校科技:服務經濟社會發展

(點擊收聽音頻)

11月2日,國家新藥甘露特鈉膠囊上市,填補了全球輕、中度阿爾茨海默病治療領域17年來無新藥上市的空白。

12月16日,北斗三號全球系統核心星座部署完成,2020年中國將織成“天網”。

太陽系外是否還有適宜人類居住的行星?“覓音計劃”開啟了中外紅波段天文學觀測的新紀元。

……

從跟跑者到并跑者,從并跑者到開拓者。2019年我國高校在關鍵核心技術突破、體制機制配套改革等方面可圈可點。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只有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和其他安全。

《高等學校基礎研究珠峰計劃》在高校布局建設腦科學、量子信息、疾病分子網絡等7個前沿科學中心;錦屏深地實驗室、海底觀測網等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取得突破。

9月,科技部、教育部等六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擴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關自主權的若干意見》,實行“里程碑”式管理和“包干制”,進一步為科研人員松綁賦能。

隨著“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版本的實施和新工科、新醫科、新農科、新文科的實踐,本科教育全面振興,為攻堅“卡脖子”難題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生力軍。

教育脫貧:最后的沖刺

(點擊收聽音頻)

脫貧進入攻堅期,戰鼓聲聲催人進。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個曾遙不可及的夢想今天離我們如此之近,千百年來困擾中華民族的絕對貧困問題即將畫上句號。過去一年,在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最后沖刺階段,教育系統迎難而上,將人才、科研、文化優勢轉化為脫貧“利器”,書寫了新的篇章。

聚焦義務教育薄弱環節,消除城鎮學校大班額、加強鄉鎮寄宿制學校和鄉村小規模學校建設、推進農村學校教育信息化建設成為三大重點工作任務,努力補齊貧困地區義務教育發展短板。抓好控輟保學,是拔掉窮根、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一系列文件密集出臺,為打好控輟保學攻堅戰保駕護航。

“培養一名技工、致富一個家庭。”過去一年,職業教育發揮了在攻克深度貧困地區堡壘中的突擊作用,為貧困學子改變命運、實現人生出彩創造了條件。

高校正成為脫貧攻堅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自2012年44所直屬高校納入國家定點扶貧工作體系以來,各直屬高校把自身特色優勢與定點扶貧縣發展短板相結合,逐步形成了具有“高校品牌”的特色扶貧路徑。今年,75所直屬高校盡銳出戰,全部投入扶貧工作,20個縣實現脫貧摘帽。直屬高校定點扶貧交出了亮麗的成績單。

義務教育:兜住公平的底線

(點擊收聽音頻)

2019年是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門檻上,作為“兩不愁三保障”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實現義務教育有保障,已進入最后的沖刺期。

這一年,一個個輟學的孩子返回了課堂。教育部把控輟保學工作擺在“重中之重”的位置,納入2019年“奮進之筆”重點工作,密集出臺了一個接一個文件,層層壓實工作責任,健全精準控輟長效機制。并著力加強兩類學校建設,嚴格鄉村小規模學校撤并程序,防止因上學遠而導致輟學。

這一年,政府在兜住義務教育質量的底線上持續下功夫。基礎條件的均衡不代表真正的教育公平,政府在消除“大班額”、加強鄉村教師隊伍建設等方面發力,義務教育“城擠村弱”得到有效緩解,促進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取得明顯成效。

這一年,實現義務教育有保障的“最后一公里”之路,正在從“遍撒胡椒面”式的大水漫灌轉到精準滴灌。政府用精準思維做好義務教育的“兜底”工作,幫助貧困地區的孩子選擇有尊嚴、有價值的教育道路,這樣的幫助不僅符合現代文明尺度,也能讓孩子們更好地意識到教育的價值,從而借助教育改變個人的成長路徑和命運,最終助力中國逐夢前行。

學生減負:步伐堅定有力

(點擊收聽音頻)

一直以來,中小學生減負,都是個備受關注的話題。

2018年年底,教育部等9部門聯合印發了“減負30條”,此后,寧夏、重慶等20余個省份陸續出臺了地方的實施方案。

但伴隨地方方案的實施,部分家長對減負提出了質疑。這場爭論背后,實際是對家長、政府等各方在減負觀念和目標上的糾偏:減負并非讓學生沒有負擔,而是要讓負擔保持在適度范圍之內。

這一年,隨著教育部等六部門聯合印發《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校外培訓機構治理的觸角從線下延伸到了線上。然而,減負困局的產生有諸多深層原因,即便把校外培訓機構納入了規范有序的軌道,也僅是漫漫征程中的一步。

減負其實指向的是教育改革的系統性命題,需要從提高質量、優化課程、科學評價等方面綜合施策。

全國教育大會以來,學前教育、義務教育、普通高中改革發展3個文件的印發,標志著我國基礎教育邁入全面提高育人質量的新階段。2019年11月,教育部印發了《關于加強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命題工作的意見》等3個重要配套文件,其中不少舉措,都與“減負30條”的要求一脈相承,將對教育教學改革起到重要的引導作用。

如果將此輪減負放置到幾十年減負舉措的大背景下,不難看出,學生減負正在走向系統化,也讓人們對真正解決這一“老大難”問題有了更多期待。

勞動教育:正在回歸生活

(點擊收聽音頻)

這一年里,有不少家長吃上了孩子做的菜肴,感嘆“孩子懂事了”。更多的是,孩子們喜愛勞動,體會到勞動的快樂和幸福……在蜜罐里長大的孩子用行動告訴人們,他們不是不能勞動,有時只是缺少機會。

在過去任何時候,從未像2019年這樣密集地強調德智體美勞“五育并舉”。在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推進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職業教育人才培養和德育工作的相關文件中可以看到,勞動教育被推到了教育改革的焦點位置。

11月,中央深改委第十一次會議審議通過的《關于全面加強新時代大中小學勞動教育的意見》更確立了勞動教育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制度重要內容的地位。

而新時代的勞動教育,不只有“泥土”。在2019年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特別指出:“要找好載體,通過日常家務、手工制作、非遺傳承、學工學農、社會實踐、志愿服務等多種方式加強勞動教育。”勞動教育有了新的時代內涵:不只是培養勞動技能,更要樹立勞動精神;不僅要培養勞動者,更要培養有責任有擔當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勞動教育的回歸才剛剛開始。相信在師生家校社的共同努力下,“不努力只能掃大街”等對勞動價值的誤讀將成為過去。


體質健康:小運動撬動學生“大健康”

(點擊收聽音頻)

為破解學生體質健康困局,教育部等相關部門在過去的一年里創新舉措,以發展足球和保護學生視力作為撬動學生體質健康的支點,一方面深入推進校園足球可持續發展,另一方面扎實做好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工作,使學校體育工作邁上了新臺階。

“校園中踢球的人多了,會踢的人多了,踢得好的人也多了。”2019年,我國每周都有2000多萬名在校生上一節足球課,近3萬所學校組織開展經常性的課余訓練和校內聯賽,這也讓擴大足球人口的理想照進現實。

我國學生近視呈現高發、低齡化趨勢,嚴重影響孩子們的身心健康,這不只是“眼球”的小事兒,也是關系國家和民族未來的大問題,絕不能任其發展。全社會都要行動起來,共同呵護好孩子的眼睛,給他們一個光明的未來。

“一增一減一保障”促進學生健康。“增”是增加體育課、課外鍛煉和健康教育,“減”是減輕中小學生不必要的學業負擔,“保障”是從師資、場館設施條件、制度等方面,保障實施中小學健康促進行動。

在線教育:規范中健康發展

(點擊收聽音頻)

如果用一個詞概括2019年我國在線教育發展,那么,“規范”二字可能最為貼切。

首個從國家層面規范校外線上培訓機構發展的重要政策,首個由國家層面發布全面規范教育APP的政策……一系列重磅政策的密集出臺,填補了我國在線教育治理的政策空白,結束了其“野蠻生長”的發展態勢。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全國已完成對718家校外線上培訓機構,115622名培訓人員、3463門課程的備案排查,并對存在問題的培訓機構提出了整改要求;截至2019年12月24日,教育部已公布兩批教育APP備案名單,全國共有628個教育APP通過核驗……

2019年,在線教育治理全面上線,這是對提升教育管理水平、優化教育服務供給呼喚的有力回應,也是教育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

在規范中發展、在規范中前行,這一年,在線教育產業迎來的是發展新機遇,打開的是廣闊新天地。

這一年,作為教育服務重要部分的在線教育,重整行裝再出發,步履堅定、方向明確,為中國教育帶來新變革,也帶來更多新希望。

曾有少數人擔心,國家加強對在線教育的規范治理,會不會給在線教育行業帶來“一放就亂、一管就死”的尷尬?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引導規范管理,是手段;有序健康發展,是目標;規范管理是在線教育健康發展的必要前提。這是在線教育發展到當下的所急所需。

不難看出,黨和政府對在線教育的規范治理引導,采取的是疏堵結合、標本兼治,堅持政府、市場、社會同向同行的路向。可以想見,作為全世界在線教育規模最大的國家,“互聯網+”教育將激發教育改革發展更強勁動能,創造更多的可能性。

學前教育:圓幼有所育的美好期盼

(點擊收聽音頻)

底子薄、欠賬多,從目前我國整個教育體系來看,學前教育仍是一大短板。

如何辦好新時代學前教育,實現老百姓幼有所育的美好期盼?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道難題。

回望2019年,各地以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為抓手,吹響了擴大、維護和鞏固學前普惠資源的攻堅戰。

這項治理工作,超越了教育系統內部,涉及范圍廣、利益牽涉大,為了打好這場硬仗,2019年初,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文件,明確繪制出了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的時間表,各地開始了緊鑼密鼓的治理工作。截止今年11月,全國已完成整改任務的城鎮小區配套園達1.14萬所,超過了應治理總數的一半。

只有“有質量”的學前教育才能被接受,只有“被接受了的教育”才是真正地惠及兒童。2019年,在努力擴大學前教育普惠資源的同時,面對家長對“入好園難”“入優質園”的熱切需求,各地因地制宜,動腦筋,想辦法,通過完善教職員工待遇保障、明確普惠園辦理辦法等,讓普惠幼兒園真正得到良性發展,辦出讓人民更滿意的學前教育。

過去一年里,學前教育的改革,既有歷史舊賬要補,也有現實發展要做,這些千頭萬緒的難題,交疊在同一時間坐標下,改革不可謂不難,任務不可謂不重。

但是,站在歲末年初,我們仍然看到,知難而不退,愈難而越勇的學前教育改革,正深刻、全面地發生在華夏大地上,而這背后,是對咱們老百姓“幼有所育”這一熱切期盼的最強回應。

來源 | 中國教育報

音頻編輯 | 王家源、梁丹、林煥新

編輯記者 | 柯進、柴葳、趙秀紅、王家源、林煥新、董魯皖龍、高靚、焦以璇、劉博智、李小偉、于珍、梁丹

責任編輯 | 武冰潔


返回頂部
闲聊软件赚钱是真的吗